宇宙战争中的通信可能还不如古代

古代战争受通信能力的限制通常无法及时传递一线最新的战况,往往仗打完半个月了中央才知道赢了还是输了,无法及时的根据战况调整策略,只能是做好预定方案把希望寄托在现场统帅身上。现代战场的通信方式较古代简直是提升了一个维度,也正是由于通信手段太发达,把战争整体进度给提前了,人还没上呢先来个通信战,人还没上呢仗打完了,下的都是盲棋。未来战争的通信速度呢?别说跟近现代比,可能还不如古代呢。

从典型的古代战争通信方式说起

烽火传军情

“烽火”是我国古代用以传递边疆军事情报的一种通信方法,始于商周,延至明清。在边防军事要塞或交通要冲的高处,每隔一定距离(约5公里)建筑一高台,俗称烽火台。高台上有驻军守候,发现敌人入侵,白天燃烧柴草以“燔烟”报警,夜间燃烧薪柴以“举烽”(火光)报警。一台燃起烽烟,邻台见之也相继举火,逐台传递,须臾千里,以达到报告敌情、调兵遣将、求得援兵、克敌制胜的目的。即使在今天,这种传递信号的手段依然有应用,信号弹、烧火求救等。虽说一旦报警便可及时获知消息,可惜传递的信息量太少了。

飞鸽传书

飞鸽传书是将信件系在鸽子的脚上然后传递给收信者,人们用鸽子会飞且飞得比较快、会辨认方向等多方面优点,驯化了鸽子,用以提高送信的速度。鸽子飞行的平均速度约80公里/小时,而且不受地形影响,如果长距离飞行甚至还可以自己觅食。鸽子的负重还是有点少,只能携带简短的书信,信息获知的速度也只能是鸽子的飞行速度。

驿站交通

驿站在古代运输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在通讯手段十分原始的情况下,驿站担负着各种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方面的信息传递任务,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物流信息的一部分,也是一种特定的网络传递与网络运输。对于驿站系统的通信能力,在《天朝的崩溃》中有较为详细的描述:

各省的奏折、题本和咨文,通过兵部遍设全国的驿站系统,由驿卒骑驿马,一站站地接力,送往公文的目的地。从广州到北京,若以普通速度,驿地需时约30约35天;若以“四百里加急”,需时约20多天;若以“五百里加急”,需时约16至19天。至于“六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速度当然更快,但会跑死驿马累死驿卒,一般并不采用。根据“礼乐征伐自天子出”的儒家原则,战争的一切决定都应出自圣裁。而今天看来如此缓慢的通讯速度,在对付地方造反、边境叛乱等传统战事时,已显露出鄙陋,但大体还能应付过去。可是,在这场由近代化的敌手发动的鸦片战争中,驿马的速度相对于军情的顿变,则是过于缓慢了。清廷的决策往往比实际慢半拍,甚至慢一二拍。这一段话里重点有两个,一是通讯确实不发达,即使是投以重资的官驿,也需要至少一个月的时间将政令传遍全国。对内的政策或是通告,这样的延迟勉强可以接受。然而对于对外的战争,信息的迟滞必然会对战局造成不利的影响。

总之,古代战争中将帅们必须预判战场形势,预先定下方案,对可能发生的不同情况也要有不同预案;很多时候将领的运筹能力正体现在对战况的预判和预案的策划上。当给上头发出的信息长时间得不到响应时,还必须保证自信与淡定,达到稳定军心、提高士气。直到电报系统的出现,彻底改变了通信方式。

电报系统

电报是一种最早用电的方式来传送信息的、可靠的即时远距离通信方式,它是19世纪30年代在英国和美国发展起来的。电报信息通过专用的交换线路以电信号的方式发送出去,该信号用编码代替文字和数字,通常使用的编码是摩尔斯编码。到了19世纪90年代,各地仍然要经过电线用来传送电报。尼古拉·特斯拉(就是那个万能的电王)等科学家在这个时候开始研究以无线电发送电报。1895年,意大利人马可尼首次成功收发无线电电报。4年后,即1899年,他成功进行英国至法国之间的传送。1902年首次以无线电进行横越大西洋的通讯。无线电报的发明使流动通讯变得可能,配备无线电电报机的远洋船只,就算在海洋上仍然与陆地保持通讯,更能在需要时发出求救讯号 。

通信的速度在此后实现了质的飞跃,并且没有再能提高,达到30万公里/秒(光速)。从此人类活动范围内的通信速度可以达到实时,赤道周长4万公里,同步卫星轨道高度3.6万公里,无线电通信往返均可实现秒级,也正依靠此可以实现大范围远程调度。

但是,再远一点呢?

地球到月亮的距离平均38万公里,已经无法实现实时通信,好在一秒多的延迟还可以接受。而地球距离太阳1.5亿公里,人类想保卫太阳还是有点难度。海王星(太阳系最外面的星球)与太阳距离45亿公里,人类要保卫太阳系只能靠远征军了。放出去一只军队,只能做好各种预案,剩下的就交给现场指挥官。当然,也可以在各大行星建立驿站,分级管理。

通信系统仿佛又回到了古代不是么。未来到底怎样只有科幻小说里想象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