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我们还能做什么

“我们未能理解为什么我们衰落了。所有这些问题,都有一个很少有人注意到的根本原因:至少300年来,我们都是靠着最容易摘到的果子过活。……然而,过去的40年里,容易摘到的果子快要摘完了,我们却假装它们还挂在那儿。我们没有认识到,我们来到了技术的高原,树木结出果实比我们想象的难得多。就是这样,出毛病的地方就在这儿。”——《大停滞》

 这段话并非耸人听闻,随着电子、计算机、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许多曾经需要人类完成的工作逐渐被机器替代。也许你会觉得这些教科书式的八股句式已被滥用,但当我仔细观察和感受到身边正在发生的变化,莫名的紧迫感使我不得不怀疑:五年后我所从事的工作还需要我吗?

%e4%b8%8e%e6%9c%ba%e5%99%a8%e8%b5%9b%e8%b7%91

前段时间需要拍一张X光片,以前在医院里每个拍片室门口要有专门的护士负责收病历、排号、打印拍好的X光片最后交给患者。可这一次我只需要拿着病历,在屏幕上就会看到是否已经排到我、是否已经出结果、最后在一台机器自动打印X光片。全程只有一名护士接待,而曾经的接待室里面摆了三套办公桌椅。虽然今天医院仍旧按照三个护士配置的这个岗位,但可能明天其中的两个人就要失去工作。机器代替人出色的完成了这项工作,而且它不会累、不需要倒班、不会心情不好、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在很好的为患者提供服务的同时,成功挤掉了护士的工作。

同样的事情在其他行业也在大量发生着,就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收到了电力公司送来的最后一张缴费通知单,因为物联网技术的发展,使得抄表、计费、催缴、停电管理的工作都可以交给机器完成,下个月将全部取消上门张贴缴费单的通知方式。读到这里你会想到什么?大量的人员即将面临失业,因为在这场与机器赛跑的比赛中人类节节败退。如果说20年前的国企改革导致大量工人下岗是政府推动经济发展的主动割腕,那么如今的国企改革力争大量工人不下岗却是对于科技发展的被迫接招。也许富士康可以上一整套机器臂把生产线上的工人全部换掉,但电力公司却不能把干了20年的抄表员随意辞掉。国企在这场与机器的比拼中势必要承担大量的社会责任与经营压力。

机器这匹野马正按着摩尔定律以2的N次方的速度飞速狂奔,正等待有人来驾驭。在我收到电表缴费通知的同一天,广播里传来史玉柱的巨人网络上亿年薪聘请CTO(首席技术官)的新闻。一石激起万层浪,有人讨论巨人网络下一步的市场战略、有人讨论创业者与职业经理人的职业规划、有人讨论互联网经济的弯道超车。而从社会资源的分配上,无不再一次验证了二八理论,20%的人创造了80%的价值并瓜分了等量的资源,80%的人只能互相拼抢那剩下的20%。也许这还没有结束,因为最前面那20%人群中的佼佼者进一步瓜分了资源中的大多数,而后面那些80%人群中的普通人只能分得更少。收入差距的扩大代表着对资源掌控能力差距的扩大,而这种扩大是不可逆的,除非出现社会剧烈动荡导致资源的重新分配,比如战争与革命。

这是最美好的时代,这是最糟糕的时代。无论你所处是否体制内企业,当思考五年后我们还能干点什么的时候,首先应问问自己:我的工作机器是否能代替,我是否具备驾驭机器的能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